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
 
  首页 > 水文文化 > 水文精神
一颗红心献水文——记黄委白家川水文站站长、优秀共产党员张庆雨
2020-01-19 15:03  

  张庆雨,是黄河中游无定河把口站——白家川水文站的站长。32年的水文勘测生涯中,他总是寡言少语,俯身实干,人称“水文愚公”。工作以来,他多次获黄委中游水文局先进个人、立功个人、优秀共产党员、山西省晋中市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。

  张庆雨不曾做过惊天动地的事业,也不曾经历跌宕起伏的人生。他只是一名普通的水文职工,将心血和汗水倾情奉献给了水文,用他的实际行动生动诠释着“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、严细求实、团结开拓”的黄河水文精神。

坚守初心,小身板蕴含大能量

  张庆雨身材瘦小,甚至有些佝偻孱弱,但他工作起来似乎有着用不尽的力量。

  “这真是个苦水里泡大的孩子!”张庆雨的叔叔——退休老水文张吉安一声长叹,揭开了张庆雨苦难的成长历程。

  父母早逝,年幼的张庆雨是由叔叔抚养长大的。为了减轻叔叔的负担,他放学后到处揽工做活,到河里掏沙子,到山上打石头,一毛一分地攒钱当学费。渐渐地,堂弟堂妹也都到了上学年龄,可家里同时拿不出几份学费来,一向学习刻苦的庆雨看到一家老小的艰难,毅然决定弃学打工,早日独立,提前挣钱为弟弟妹妹交学费。叔叔拦不住,气得骂他“一根筋”。

  张庆雨跟着木匠做了3年学徒时,叔叔的上级来了好政策,可以解决一部分困难职工子弟就业,叔叔立马打报告给吴堡水文总站。数月后,庆雨被录取了。这个在苦水里泡大的孩子,终于在20岁时迎来了他生命的阳光。组织的关怀照顾,是庆雨一辈子报不完的恩情。水文给予他物质食粮和精神慰藉,是他与命运不屈抗争的强大支柱,他甘愿为水文奋斗终身。

  30多年,张庆雨始终不忘初心,勤恳坚守在水文一线,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自己当初的誓言。他先后在韩家峁、甘谷驿、延安等5个水文站工作过,每一站他都态度严谨、认真负责,具有丰富的迎战洪水和测站管理经验。

  2011年4月,张庆雨担任白家川水文站站长,面对这一份沉甸甸的责任,他越发勤勉尽职。

  2017年7月26日,白家川水文站流量达4500立方米每秒,为建站以来最大洪水。洪水涨涨落落,数日不息,全站职工夜以继日,连续作战,极度疲劳。

  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中,职工们渐渐发现,每次测验回来,或是夜班出门测验时,都能碰到站长殷殷叮嘱水位、取沙和安全注意事项,询问测验情况、帮着提仪器、沙桶,一次不落。作为站长,分管内业和报汛,原本只需呆在屋内,但他时时挂念职工的测验和安全,隔十多分钟就会出来看看。夜间害怕放跑洪水,他每隔一小时就会被闹钟叫醒,披衣去看水情,夜夜如此。职工们纷纷感叹,想不到站长佝偻孱弱的小身板,竟蕴藏着如此巨大的能量!

  在张庆雨的以身作则之下,白家川水文站几名职工团结一心,用过硬的本领打了一场漂亮的洪水歼灭战。整个洪水过程,白家川站施测流量18次、取单沙47次、发出水情报56份。

  “别看他个子矮、肩头小,但特别能担大事,他是我们老张家的骄傲!”叔叔张吉安也忍不住对张庆雨高高地竖起了大拇指。

勇担使命,水文传承重任在肩

  “甭管遇到多大的洪水、多重的险情,只要有庆雨在,我们就放心!”在上级领导心中,张庆雨是白家川水文站可靠的基石。

  2018年8月7日早7点,无定河上游支流义合沟流域发生强降雨,义合沟入河口距白家川站仅短短20公里,洪水说到就到!短短6分钟内,白家川站水位涨了3米!

  这样陡涨的洪水极为难测,但是白家川站不仅测住了洪水,而且还测得很好。原来,张庆雨为防止放跑洪水,平时与陕西省水文局下辖的绥德水文站马锋站长建立了良好关系,请位于上游的对方一有水情就第一时间告知白家川站。在加强值班、做足准备的前提下,马锋凌晨4点半的一通电话,将未知变可控,白家川站紧急行动、守河待洪,才完美地将这场洪水牢牢测住、报出。

  在“传帮带”方面,张庆雨始终毫无保留、手把手地教学。他非常喜欢钻研业务,不光是传统的理论规范、操作技能,就是最新的自动化测验软件、新仪器新设备也都被他一一研究透彻,成了延安勘测局首屈一指的实用型专家。

  2019年8月,临镇水文站站长刘建红在应用水文数据处理系统时遇到难题,心情急迫的他打电话向张庆雨求助。电话里庆雨耐心讲解、悉心指导,只是声音有些微弱,呼吸略显急促,刘建红听不太清,而且电脑操作只靠听还是不太明白,刘建红又提议通过视频远程指导。视频连通后,刘建红将镜头冲着电脑,庆雨在那头说,他在这边操作,问题很快就解决了。

  难题解决之后,心情轻松的刘建红这才发现,视频里的张庆雨两眼深陷无神,面容消瘦憔悴,一副病入膏肓、奄奄一息的样子,再看房间,白床单、氧气罐、输液瓶……这分明是病房呀!刘建红瞬间明白了,之前只是听说庆雨身体不好,没想到已经病重住院。看到被疾病折磨得几乎脱了形的庆雨,刘建红既担心又愧疚,急忙想要挂断视频,让他好好休息。

  可张庆雨一边说自己没事,一边要求刘建红再在视频上操作一遍电脑,查看他是否真的学会了。刘建红不想再打扰庆雨休息,但在庆雨的坚持下,只得认认真真操作了一遍,一边操作一边强忍泪水,不敢跟庆雨对视。听到视频那头“很好,就这吧”的那一刻,刘建红关掉视频,再也按捺不住地失声痛哭。

扎根一线,病魔缠身仍念水文

  由于长年累月在艰苦环境下不分昼夜、风里来雨里去、饥一顿饱一顿没有规律的生活,张庆雨患上了严重的强直性脊椎炎和慢性胃炎,长期与药为伴。但多年来他一直凭着顽强的意志带病坚持工作,从不轻易向病魔低头。

  2019年汛前准备,张庆雨依然坚持承担了大部分急难险重的工作,每天四五点出工测量、养护设施,深夜十一二点还在挑灯绘图、计算资料。由于长期超负荷透支,本就疾病缠身的庆雨开始状况百出,胸腹部由隐隐作痛逐渐发展到痛不可支。好几次病痛突然发作,令他瘫坐在地起不来、扶住墙根动不得。上级领导再三催促他赶快回延安看病,庆雨却心系工作,各种借口推托,依然坚守岗位。

  圆满完成备汛工作后,他刚松了口气,打算回去好好看看病,却不料6月提前入汛。陕北接连几场强降雨,无定河洪起洪落,一次次拖住庆雨就医步伐的同时,也将他的病情拖入到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  7月,庆雨病痛突然加剧,腹部肿胀明显,肢体浮肿一摁一个坑,开始吃不下饭、下不了床,但他仍坚持着指挥测报。

  7月7日早,站员们发现站长久久不起,推门一看,才发现站长昏迷不醒,大家吓坏了,赶紧驱车就医,并向延安勘测局报告。中午,张庆雨的爱人刘红梅和延安勘测局领导紧急赶到医院。经过多项检查、专家会诊,7月8日,延安市第三医院诊断结果:肝癌晚期!

  面对这一晴天霹雳,妻子伤心泪流,同事们痛惜不已:“庆雨这病是活活累出来的,更是生生拖成不治的呀!”

  随后,中游水文局局长卢寿德、纪检书记郭成修、延安勘测局局长李钦隆到医院看望慰问时,庆雨问长问短,三句不离白家川站、不离水文工作。卢寿德时常打电话询问病情,安慰他不要惦记站上的事,鼓励他积极配合治疗。延安勘测局领导也三天两头到家中看望或电话问候,问他有什么困难、需要什么照顾。但自始至终,庆雨都从未就个人问题向组织开过一句口,他常说的只有:“感谢组织的关怀”。

无私奉献,只因对水文爱得深沉

  现在,张庆雨在妻子的陪护下,在成都一个老中医那里吃药调理。医院已经不收治,中医调理或许成了最后的安慰。庆雨躺在租住小屋的窄床上,面黄骨削,肚腹膨大,身体疲弱、气力不足,一副大病不振的模样,看着让人心疼。

  妻子说,在家里,张庆雨永远是“缺席”状态。春天,他常常是3月下旬就像赶庙会抢头香似的下站,及早开展汛前准备。汛期,尤其是“七下八上”防汛关键期,他总是忙得脚不沾地,难得有空给家里打个电话。汛后,白家川站是大站,冬季有冰情测验任务,他作为站长,又是轮值测验最多、坚守时间最长的那个,每年春节值守更成了他独属的“专利”。

  他总能深切感受别人的苦,充分体谅他人的难,觉得站员刚参加工作会想家、正当婚嫁年龄要谈对象、刚刚结婚怕新娘有意见、孩子还小需要照顾、老人有病需要尽孝……他的贴心和体谅尽数给了水文,却在不知不觉中忽略了家人的需求。妻子做手术、岳母病危抢救,甚至是岳父去世他都不在。虽然接到消息的他凌晨12点赶忙从站上出发,可凌晨3点到医院时,老人已然离世。家中的大事小情、孩子的喜怒哀乐,他习惯错过,总是缺席。在工作岗位上,庆雨尽职尽责,但在这个小家庭中,他无疑是一位“不称职”的丈夫和父亲。

  这样的往事数不胜数,妻子说得心酸,张庆雨被长期病痛折磨得麻木的脸上也怆然泪下,他紧紧牵着爱人的手,颤抖着嘴唇说:“红梅,我对不住你,对不住闺女,对不住咱爸妈,我有罪!”他或许是太激动了,以至于喘息急促、话不成句。

  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!”诗人艾青的诗句何尝不是张庆雨与水文的深情写照。

  张庆雨对水文爱得深沉,爱得热烈。领导和同事来到病床前关怀探望,他忍不住激动泪涌,眼睛里满是眷恋和不舍,说:“我爱这水文,我还想回白家川,继续我未完的工作!”

  走近张庆雨,你会经历一次催人泪下、荡涤灵魂的精神之旅。

  认识张庆雨,你会听到一首震撼心灵、感人肺腑的奉献之歌。

  感受张庆雨,你会看到他多年如一日的坚守和奉献,看到他永不磨灭的初心和使命,看到他满腔赤诚、献于水文的一颗红心。

责编:杨柳

 

京ICP备14010557号 主办:水利部水文司 网站联系电话:010-63202540
政府网站标识码: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