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
 
  首页 > 媒体聚焦
工人日报:水文一线的“坚守者”
2020-02-19 09:47  

  从大年三十至今,赵卫明和3个同事已经在一条水文趸船上待了20多天。

  1月23日,因疫情防控工作需要,武汉采取了封城措施,随后公共交通工具停止运行。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(以下简称长江委)水文中游局水文码头安全值班面临很大困难——如果轮班值守,上班交通不便,而且人员频繁往来会加大感染风险。河道勘测中心船长赵卫明、轮机长杨大华、船员丁汉生、船员原尽汉站了出来,从家里携带生活物资吃住在水文趸船上。

  他们要根据汉江水位变化及时对趸船位置进行调整,同时做好码头水电安全保障和卫生消毒,做好值班记录,确保水文码头安全运行。他们在特殊时期放弃了照顾与陪伴家人,选择了守在岗位上。“我是党员,我先上!还有3个月我就退休了,就让我为服务了40年的单位站好最后一班岗。”杨大华在主动请缨时说。

  在长江委水文一线,还奋战着许许多多这样的“坚守者”。

  利用“特权”的船长

  2月15日是长江委水文三峡局的老船长胡昌荣在庙河水文码头坚守的第21天。庙河水文站是个巡测站,必须有人值班。

  测船虽小,也是一方天地。老胡是船长,把船管好是他的责任。已经快要退休的他,现在又多了一项任务:稳心聚力。每天,他都会这样提醒并肩作战的同事:“记着在微信工作群里汇报健康状况,一定坚持戴好口罩,与他人说话时保持一臂距离,有任何身体上的不舒服要第一时间告诉我。只要做好防护工作,咱们这地方肯定没有问题。”

  宜昌城区实行封闭管理后,原来的轮流值班出现了困难,出城进城都要经过各种复杂的检查,多一个人出行也多了一分感染的风险。老胡考虑到同事们的健康,利用船长的“特权”,毅然决定取消换班,他自己多顶一段时间。

  非常时期的庙河码头格外冷清,但对码头的安全管理和防疫工作,老胡一丝一毫都不敢马虎。除了每天一遍遍叮嘱外,还要组织大家对趸船和测船进行消毒,大到甲板、会议室,小到救生圈、楼梯扶手,不留死角。

  不能回家的日子里,每天让老胡感到最惬意的时刻,就是和孙子通视频电话,看着小小屏幕里孙子红扑扑的脸蛋,老胡眼里充满了宠溺。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每个人都深切地体会到爱与责任才是战胜困难最强大的动力。

  马不停蹄的老黄

  5点半起床,做好早点,6时20分,黄锦鑫从家里出发了。他要去接儿子和儿媳,分别送到武汉市中心医院谌家矶院区和南京路院区上班。他俩都是发热门诊的医生,从疫情开始,就一直奋战在一线。

  送完儿子儿媳,7时45分,老黄就到了长江委水文中游局汉口分局测报值班,开始检查水情分中心数据、水文测验等工作。

  黄锦鑫是汉口分局的主任工程师。自从疫情发生以来,他和老伴就全面“接管”了一对双胞胎孙子。武汉实行交通管制以后,老黄每天又增加了一个新任务——接送儿子儿媳上下班。为了避免交叉感染,儿子儿媳并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。而且他们上下班没个准点儿,最多的时候一天要跑五六趟,很多时候还得在后半夜接送,老黄很难睡个囫囵觉。

  儿子一家的后勤保障,对年近60的老黄来说已经不轻松了,但这还只是他每天工作的一部分。武汉“封城”以后,家在外地的职工不能返汉,他主动承担了假期里的测验工作,并和同事施湘容共同承担分中心的报讯值班工作。

  从自己家、儿子家、医院到单位,老黄马不停蹄,像陀螺一样不停地转。“我和儿子、儿媳都是党员,现在是战时状态,关键时刻要顶得上,不能掉链子。”他说,虽然知道“战场”危险,担心孩子们的安危,也心疼他们太辛苦,但国家有难,义无反顾。

责编:李霞

 

京ICP备14010557号 主办:水利部水文司 网站联系电话:010-63202540
政府网站标识码: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号